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姚建凤--月朦胧,爱深深

2021-12-09 17:18:20 来源:华泰文学 点击:10

●姚建凤(四川)

 

冬,终于收拾起冰冷的心,不甘寂寞地走了,临了还托那余寒未尽的风告诉大自然的众生,它还会来的,可他毕竟走了,让给了温暖的春。

 

有太阳的日子真好,太阳柔柔地照在人身上,心里有说不出的惬意。我走过一条小巷,准备去嘉陵江边散散步,看看鸥燕翻飞、清江流水。正行走间,忽然听见有蜂儿在脚下嗡嗡的唱,低头看时,原来有一颗不知名的野花,黄黄的,正努力地仰起小小的脸,对着小巷墙壁间漏下的一缕微微的阳光,灿然地开放。我停下了脚步,双眸盯着这笑盈盈的小黄花,我的心不觉被激动了。这颗小小的野花,生于陋巷,阳光雨露何其吝惜与她,可她却怀着炽热的梦,在春天里悄悄地默默地开放了。没有人为她喝彩,没有人为她陶醉。她只是在做着她那属于花儿的梦。给点阳光她就灿烂,这需要多大的耐得住寂寞的坚守,需要多大的对于生存的挚爱。不知名的小花如此,作为万物之灵的人呢,更应如此,哪怕是一抹微风,一缕阳光,一滴雨露……也应怀抱梦想,心存真爱,感恩生活给我们的一切,让人生的梦更精彩地与现实合拍。想到这里,我不禁回想起那个月夜——

 

那是个有月亮的夜晚,我独自一个人,在广场上漫步。月亮挂在天上,圆圆的,像是在微笑,真好。朦胧的灯光和淡淡的月光纠集在一起,如梦一般地流淌在我和三三两两行人的身上、影上。一阵歌声,随夜的凉风飘过来,风里还带着些桂花的香气,有甜丝丝的味儿。我的双脚不由自主地向那歌声挪移过去。原来是一个面目清秀、双腿残疾的男人,坐在低低的滑板上唱着歌,歌声时而哀婉,时而激昂。他的歌声很美,不时有听众的掌声响起,我想我应该叫他街头艺术家。我的心尖最深处的那根弦像是被人无声地拨动了。触动我心的,不仅仅是那个自强不息的男人,还有在他面前给她递水杯的小女儿,两三岁的样子。也许她还不知道人世间的苦难,也许她只知道,有爸爸妈妈在,她们的家就在,快乐就在。更让人感动的是,在唱歌男人身后摩托车架上,坐着一个面容姣好的年轻女人,我想她是那个年轻男人的妻子吧,就那么默默地守望着,在灯影下显得矮矮的正唱着歌的她的男人。这份不离不弃的相守,岂是“我爱你”那三个字所能囊括。我掏出钱来,双手递给那个男子汉。我真想抱抱他的那个小天使,又怕把她吓着,只好满含爱意地站到旁边,静静地听着。

 

有梦不觉人生寒。人生的道路上,不全是阳光明媚,万紫千红,也有云遮雾罩,坎坷征途。爱,也只有爱,只有拥有对生活热爱的梦想,才能战胜人生的苦难。这一家三口拥有的不仅仅是苦难,更多的是相互贴心的温馨的爱。很多人俯下身子,把爱传递到那小小的篮子里。

 

月亮挂在天上,圆圆的,像是在做梦,又像是在微笑,真美!

 

 

●作者简介●

 

姚建凤,70后,现就职于蓬安县城东路小学校


癫痫药物的使用方法要注意
河南哪里的癫痫医院好
癫痫病有比较新的疗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