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散文 > 正文

此去经年,落花犹照梦里人

2021-12-09 17:30:30 来源:华泰文学 点击:10

作者:洪都烟客

若不是先前读过《步步惊心》,就不会有此刻的《别梦犹寒》,更不会有这一篇《此去经年,落花犹照梦里人》。若不是桐华对雍正皇帝的衷心钦服,便不会有书中四爷与若曦那一段穿越时空的爱恋。若不是大学四年的那一段美好时光,就不会有此篇别离之后书写的牵念。

记得毕业之时,曾经化用过桐华《步步惊心》中的一段话作为临别赠言。尽管四年过去了,直到此刻我还记忆犹新。若没记错儿,大体确实如此:“人生一梦,白云苍狗。错错对对,恩恩怨怨。经不住日月无声,水过无痕。所难弃者,一点痴念而已。

由爱生嗔,由爱生恨。由爱生痴,由爱生念。从别后,嗔恨痴念,皆化为寸寸相思。可笑者,余为一追梦人而已。风无相,梦无痕,犹豫到头憾一生。由此而后,天各一方。余愿良朋挚友鹰击长空,鹏程万里也!”

今日重新读过,心中竟是有些不明所以的酸楚,更多的还是内心深处的那一丝感动。毕业之后正是因为难以忘却这一段青春岁月,这才在工作之余,在无数个夜晚奋笔疾书之后,终于把这一本四十二万余字的《大学无歌》完结。

一去四年,同学聚会我竟是一次都没去。由此不得不觉得有些过意不去,只是为了生存,或是为了能够更好的在这个社会立足,不得不花更多的心思去工作,去费更多的心力周旋于人情世故。反倒是对于曾经那段单纯的同窗之谊缺少呵护和经营,对此何其薄也?

只是纵然如此,我想尽管随着岁月流逝,时间变迁,这一份兄弟情义永远都不会变。若当我们再次重逢,相信那一定会是彼此激动和泪流的场面。闲暇之时,总会幻想着有一天可以再回到大学,再重温一下大学课堂那一种自由奔放的气氛,再去一次图书馆静静地坐在排椅上认真的读书。

除此之外,我想更多的却是不顾一切的去追求那个曾经深藏在我内心深处的女孩儿。此刻才恍然觉得大学时候的我真的是太愚蠢太自卑了,尽管我貌不惊人,才智平庸,家境一般,可不去试一试,用怎么会知道人家就真的不喜欢我。

记得新东方的总裁俞敏洪曾经讲过一个事例,在他读大学的时候很喜欢一个女孩儿,有一天跑去向她表白。只是这个女孩儿不屑一顾的对他说:“你这头猪,你长的这么丑,凭你就来追求我。还是赶快找个地洞儿钻进去,永远都不要出来。”

也许俞敏洪敢于追求幸福的做法是对的,多年过去了,如今的他是世界上最富有的老师之一,更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而那个曾经拒绝他的女孩儿又在哪里呢?也许俞敏洪说得也是对的,即便是当时他被拒绝了,被人羞辱了,被人嘲笑了,可那又能怎么样呢?难道这个世界会因此而改变吗?转念再想,你怎么就知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不喜欢猪的女生呢?

四年的光阴,毕业之后所经历的种种,早已让我改变了许多。也早已不再是那个懵懂而又冲动的少年,当年的年少轻狂也变成此刻的沉默稳重。既然不能改变这个世界的某些环境,又不愿意违背初心去适应它,那就远远的避开它吧!

如果你生命中的另一半还没有出现,请静心修德默默承受此刻的寂寞。就像在毕业时刻,我曾经对那个女孩儿写的一篇文章那样:“ 对于这四年来,曾使她成就梦想的鸢都学府,以及一页在学业中奋斗的历史,她定会有无限的依恋低回。可是,她终于走了,这其中自然会有很多原因,在我们的想象之中。

一定是沃野千里天府之国的空气更加新鲜,能使她过着更恬静的生活。亦或是如刘邦据蜀而成霸业的远大理想,所以她才在学业有成之际,毅然抛弃曾经的一切,远离鸢都,还于幽谷,潜心向学,遁世独立。正是去也终须去,住也不曾住,他年山花插满头,莫问奴归处。我们谨与此为她祝福!”

此去经年,落花犹照梦里人。也许有些人、有些感情就像我《别梦犹寒》里的一首诗写的那样:“今宵别梦依依寒,犹见离人照落花。莫道今生无缘结,且看来生红线牵。”当爱已成往事,又何必执念如此之深,倒不如把握当下珍惜眼前所有。

没有天生适合的两个人,只有后来磨合的两颗心;没有一世不变的激情,只有一生不悔的深情。知道让步不是认输,而是在乎;懂得原谅不是没生气,而是放不下。值得的人,才会做值得的事;舍不得的情,才会有舍不得的话。

时间在走,人心在变,不变的才是朋友;缘分在换,感情在换,不换的才是心爱之人!遇到所爱之人,学会付出;遇到所恨之人,学会原谅。遇到嫉妒之人,学会低调。遇到不懂你之人,学会沟通。遇到懂你之人,学会珍惜。

由此而后,不忘初心,继续前进。尽心尽力于工作,闲暇之余徜徉于书海之上,心不静之时执秃笔泼墨于宣纸为乐,烦躁之时用心书写人生百态,无聊之时便听一曲天籁之音。耐得住寂寞,才能守得住繁华。此去经年,落花犹照梦里人。如此,安好!


癫痫病发作的症状有哪些
北京的癫痫医院在哪里啊
治癫痫比较好的医院在哪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