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写景散文 > 正文

简爱:【教师节专刊】再回首,师恩依旧……

2021-12-24 12:07:40 来源:华泰文学 点击:5

昨天,9月8日。周日,离一年一度的教师节只有两天之期。

 

老大,斐从9月7日晚便开始精心准备他的教师节礼物。从构思、买材料到制作到补料及完工,委实费了一番功夫。看着斐的耐心和专注,我甚至有了一些醋意:好小子,啥时候给老妈准备礼物也能如此用心就好了……

 

9月10日,教师节。当某一个日子被冠为关于一种职业的节日时,其中蕴涵着对这一职业的尊重、崇敬与爱戴。从教师节设定伊始至现在,已过去了34个年头。 而我,也已由曾经那个不谙世事的疯丫头变成两个孩子的母亲。

 

回望过去,风风雨雨求学十几载,承蒙很多老师的辛苦灌溉,能记住名字的却曲指可数。每念于此,当真是羞愧难当,借此教师节之际特如实记录下那岁月深处的遥远记忆……

 

 

01 小 学

我上小学时候,是八十年代。那时候没有幼儿园。每个村有一所小学,小学从育红班到五年级,共六个班,一个班大概三十多个人。印象深刻的是刚上育红班时的老师(抱歉记不起名字了)、低年级时的语文老师孙炳霞孙老师、数学老师焦成献焦老师、小学高年级时的一位班主任卢**卢老师、齐建宝齐老师,还有两位焦老师(焦敬玉老师和焦保朝老师)和前面的焦成献老师都是焦楼村的。

 

一般来说,大家对于初入学的第一位老师都会记忆深刻。我也不例外。刚上育红班的时候我好像是五岁,乡里的孩子,向来都是疯野惯了的,哪受得了上学的约束?初入学,教室里天天哭声不断,我不记得自己当时有没有哭,只知道跟班里同学混熟后,居然胆大到和同学一起逃课去野外抽茅芽、挖黄花苗,更也不记得老师是用了苦劝还是威逼,反正我后来变乖了。那时,小学的课程还算是简单的,只要不那么贪玩基本都是双百分的模样,我的成绩也始终是名列前茅,经常会代表学校去外校参加比赛什么的。

 

孙炳霞老师对我特别照顾,有一次,要去贺庄参加比赛,跟我要好的一小女孩樊**因为没有被选中不停地哭哭啼啼,我看了于心不忍,就跟老师说我不去比赛了,把名额让给樊**,老师听完先是一笑,接着跟我讲了一些道理,最终虽没能改变老师的决定,可我和樊的友谊却更加深厚了。

 

小学时,最不能忘记的就是焦成献老师,他教数学。正值不惑之年,瘦削的身材透着一股干练之气。枯燥乏味的数学,在他诙谐幽默的讲解下,变得妙趣横生。我这么多年对数学始终保持浓厚的兴趣多跟他有关。他还经常在课后的闲余时间教我们一些与数学无关的东西,有时是讲故事,更多的是教我们唱歌,国歌就是他教会的。他还会唱戏,唱得很地道。他还没收过我的一本名叫《七剑下天山》小说,我在课堂上正看得入迷,被他当场没收,当时我吓得够呛,心想这下可完了。可是焦老师并没有骂我,只是轻描淡写地教育了我一番,又把书还给我了,也可能是成绩好起了一点作用,嘿嘿。

 

小学时期同样让我不能忘记的还有一位班主任,卢**卢老师,他是一位年轻的男老师,当时好像还没有结婚。在他的班上,班干部几乎全是漂亮的小女孩。当然,这些在当时年幼的我们眼里是看不出来的。多年后,再忆起才恍然明白。漂亮的女学生待遇是很不一般的,除了老师关怀备至的呵护外,还会经常被叫到办公室吃小灶,我虽然成绩一向不错,可长哩不咋的,脾气又死倔死倔的那种,脑子不转弯,老师自然不待见了。小学里仅有的一次罚站经历也发生在那时,起因是和那个漂亮的班干部发生了一点小矛盾,微乎其微的一件事,老师却不问青红皂白骂我一顿,我自然不服气就去争辩,结果老师狠狠地推了我一把,差点一屁股摔在地上,罚站不说,放学后也不让回家。天要黑了,我害怕父母担心就在那里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才得以赦免。

 

 

 

02 初 中

小学生活很快就在这基本上算是快乐无忧的日子里结束了,初中生活来临,要住校了。

初一开学时,我才十一二岁,长得又瘦又小。开学的前两天,我感冒发烧了,同时接到学校通知宿舍床铺不足,需自带床铺过去。开学的第一天,我妈拉着捞车,捞车上放着一张笨重的木床,还睡着因高烧迷迷糊糊的我,步行了十几里路到了东岗……

开学这一天,我妈的劳累、晚上我的口渴难耐,甚至去厕所也担惊受怕的囧态,让我多年以后仍刻骨铭心,对沙堰镇中的恐惧也许就在那时产生。

因为是重点初中,班里人数超乎异常的多。我们村考上镇中的有七人,分到我们班有三个,除我之外其余两个都是男生。每个星期天下午,母亲骑车把我送到学校,星期六再接回家。当时最深刻的念头就是想家,想家,无比的想家,几乎每个星期都会为此哭上一鼻子,憋闷的日子持续了一年。期末考试,终于没憋住,疯颠又犯了,考试也不参加,偷偷溜回家。

当时的班主任是陶汉文陶老师,一位慈祥和蔼的老头,在他的办公室苦口婆心的劝我N次,仍拉不回我那执意退学的心。回到家里,父亲听说我没参加考试,二话不说折起一根树枝就上来打我,因邻居及时拉住方逃过了一场皮肉之苦,我能感受到那时父亲的暴怒和恨铁不成钢的心情,但想想自己在镇中那孤单无助的无趣日子,我咬着牙坚决不去沙堰镇中上学。后来,无奈的父亲托关系另交了一些钱转学到了樊集乡中,跟我小学时的死党坐了同桌,死党的父亲当时在乡中教学,因了这层关系,班主任老师对我们青眼有加;也因了这层关系,我们开启了上课吃零食、看小说,下课逛街遛马路的疯狂岁月。

自此以后,成绩开始一泄千里……

就这样,在这种浑浑噩噩的状态里混了两年乡中,两年里让我印象深刻的老师也有几个。一个是教数学的薛书华薛老师,薛老师长得很漂亮,烫着当时还不甚流行的小卷发,个子不高,衣着时尚,她爱人是乡中的副校长马书成马老师,薛老师跟我当时的死党好像还有层亲戚关系,可纵然有这层关系,我和死党仍不敢在她的课上开小差说悄悄话,因为她可凶了,那一双大眼睛一瞪起来能把人的魂给吓没,讲课声音和训人的声音一样洪亮,她的课堂纪律在当时学校里是最好的,估计她爱人的校长身份和五大三粗的身架也起了一定的震慑作用吧。

还有一位是教物理的樊乡信樊老师,樊老师个子不高,四十来岁,任校办主任,他说话喜欢直着脖子扯着嗓子喊,老远就能看到脖子上的筋憋得老粗。不过,人是好人,非常正直,虽然爱训人,可学生们都还是很尊重爱戴他的。那时他的爱人生了病,他一直不离不弃的悉心照顾、毫无怨言,这一点很是让人敬佩。

再一个记得清楚的是教化学的王**王老师,个子不是很高,胖乎乎的圆脸透着说不出的可爱。王老师应该是刚下学没多久,上课时操着一口不甚标准的普通话,当时的农村学校上课基本上都是用家乡话,可她一直坚持用普通话给我们上课,虽然有流言蜚语,可她仍然没有放弃,这对于一个刚下学的小女生来说委实难得。在她认真负责的努力下,班上那些调皮捣蛋的孩子也开始变得不那么让人头疼了。

当然,让我们这帮小女生最留意的还是她的衣着。王老师有些微胖,她的衣服基本上都是比较宽松的。记得有一次化学课,当时已经是秋天,已经到了要穿两条裤子的时候,可能是她太匆忙了临走时没来得及再整理下衣服,也有可能她平时根本就没有整理衣服的习惯,所以才导致她那天的穿着出了点小状况。她一进教室,我一眼就看到她的裤子没穿好,一只裤脚那里露了很长一截秋裤在外面,红色的秋裤,看起来格外显眼。看着王老师露在外面的红秋裤,我整堂课都云里雾里不知所云,一直想着该如何不伤自尊的提醒她一下,却又一直没有合适的机会。讲完课王老师在堂下巡视的时候,好几次走过我身边我都张口欲出,最终却仍然是没有勇气。再后来,每次看到王老师,我都会感觉有些不好意思,可看到王老师一如既往的坦然后,我也慢慢地放下了这件心事。

 

 

03 高 中

稀里糊涂的三年初中生活就这样结束了,眨眼间就要进入高中阶段。

高中时的我们已进入青春期。高中三年,应该是求学生涯里最令人难忘的,情窦初开的年龄,不肯屈服在沉重的升学压力下仍执意寻求那丰富多样的生活……每个人记忆里的高中都注定会有一段属于自己的精彩故事。

高中时曾教过我的那些老师,至今我都印象深刻,不能一一表来,略说几位有代表性的吧。高一时的班主任肜**肜老师,学富五车、文质彬彬,和蔼可亲中又带着一些清高,对待学生非常有耐心。教育学生以鼓励为主,从不轻易去批评哪一位学生。

教化学的史**史老师,是典型的不修边幅,经常穿着一双拖鞋就来给我们上课了。圆圆的脑袋上是一张圆圆的脸,戴着一副深度近视镜,虽然衣着不讲究,可他的课却是实实在在的精彩,常常背着两手到教室,连教案都不带,有时至多拿本教科书,板书也是龙飞凤舞、潇洒飘逸。课讲得好,人自然就有几分傲气,训起学生来更是毫不留情,公开在课堂上训同学“我们有些同学的脑袋啊,是典型的榆木疙瘩不开窍”,“有个别同学,我都不好意思说了,那简直就是一个造粪机器”。这两句是较经典的,其它的就不再一一说了。万一有人对号入座就麻烦了,哈哈!

最后不能不提的是教我们数学的袁全超袁老师。我们刚上高一那年,正好袁老师到学校来实习,实习期间就执教我们班。袁老师当时虽然是实习生,可也能看得出他的认真和专业。实习结束,袁老师分到了我们学校。等我上高三的时候,袁老师就已经开始负责毕业班了,由此可见他的教学之精已得到了学校领导的一致认可。袁老师也不负众望,把高三的数学教得风声水起、深得人心。再后来,听说袁老师到了郑州某所重点学校,荣升为高级教师了。有次碰巧看到同学聚会照片,照片里面的袁老师,虽历经十几年的岁月磨炼却仍帅气依旧,只是比当年更是多了几分成熟和稳重。

 

 

悠悠几十载,绵绵师生情。

 

追忆过去,青春执著行走的路,是甘愿披荆斩棘铺就理想之路,或曾迷茫,或曾荒唐,但惟有老师的嘱托与信任,能够给人以沉静向上的力量,使人产生一往无前的勇气,可以去期许更美的远景。

 

再回首,师恩难忘;再回首,我心依旧……想起昔日席慕蓉在《青春》中的诗句:

 

遂翻开那发黄的扉页

 

命运将它装订得极为拙劣

 

含著泪 我一读再读

 

却不得不承认

 

青春 是一本太仓促的书

 

作者简介:简爱,河南新野人,现居南方从事财务职业。


婴儿癫痫的初期较明显症状
专业治疗癫痫病的医院
哪里治疗癫痫病医院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