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爱情日志 > 正文

吾家有女初长成

2021-12-22 12:03:59 来源:华泰文学 点击:28

文/音上磨剑

 

22岁的时候,想成为一个优雅的女子,比照着小说中那些优雅的女子约束自己的言行,希望自己能够德艺双馨,声色俱佳。

 

那时候,我读亦舒、三毛、张爱玲、张小娴、安妮宝贝、李碧华、严歌苓的小说;品北岛、顾城、舒婷、食指、江河、芒克、海子的诗歌;钻董宏猷、曹文轩、郑渊洁、池莉、铁凝、黄蓓佳的文章;不过,你还真别说,看着,看着,仿佛自己就真的喜欢上了,然后开始试着找到自己喜欢的感觉去培养自己的言行举止,试着在书中找到适合的自己,然后爱上现在的自己。

 

那时候的我最是喜欢张小娴笔下的女子,不论是女主还是女配,都拥有属于自己的事业和爱情,爱了就是爱了,不爱了就是不爱了,洒脱的仿佛那个身在局中的人不是自己。放下的格外的轻巧,但是却在文章的后半部分写出女孩子的心事儿,让我颇为动容,甚至是打从心底里感到心疼,不过女孩子从来都是让人心疼的。

 

记得匡匡在《时有女子》一书中有这样一句话:“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这句话简直就是给了22岁的我一个新天地,我幻想中的生活也是这样的,这句话也曾伴着我的QQ签名渡过了五年时光。

 

直到27岁的我第二次翻阅这本书,才知道,这句话只是前半句,人家还有后半句:“但那人,我知,我一直知,他永不会来。”许是当初的自己太单纯,幸福的找不着北,压根儿看不到如此凄凉的距离,如此也算好,至少自己安然了五年。

 

不过现在的我,知道了这句话之后,仿佛不再喜欢她似从前,那时候的喜欢盲目而且单纯,现在的喜欢,就只是单纯的喜欢了,也许是自己早已经过了用耳朵听爱情的年纪。

 

27岁的我,或许未曾如我当初所想那般优雅、安然,但是至少,我不曾后悔曾经那么的相信过。


北京看癫痫去哪家比较好
癫痫哪里治疗较好呢
北京的癫痫病该怎么治